商场电扇被抢空留学生想把凉席卖到法国!多地华人:欧洲真的热爆了……

7月19日,英国伦敦希思罗机场气温高达40.2℃,刷新英国有记录以来最高气温;法国约一半地区发出热浪警报,超60个市镇创高温历史记录;

7月10日以来,西班牙大部分地区气温动辄超过40℃,最高气温达到45.7℃;高温导致多国野火频发,仅西班牙和葡萄牙已有1700多人死于高温。

这或许仅仅是开始。据世界气象组织(WMO)报告,高温热浪将成为常态——当前规模和程度的热浪在未来会越来越频繁,气候变化的负面趋势将至少持续到本世纪60年代。

环球同此酷热。当杭州的树都热到“冒烟”,身处世界各地的华人又在经历什么?

从留学生到如今的伦敦中餐小吃店老板,浙江人琦琦在英国已经12年了,印象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高温天。

“以前天热最多就30℃出头,一年有那么一两天,最近最高温都到了41℃,破了历史纪录。”琦琦说,7月18日、19日那两天,她不得不把小店关了,“我的店开在一个Food Hall里面,店里没法堂食,这么热的天也没人出来买吃的,大家都叫外卖。而且店里没有空调,设备开着都很热,怕员工中暑。”琦琦说。

琦琦还记得,高温之前的气温差不多是30℃,但她店里的室温是35℃,遇到几个从塞浦路斯来的客人,说来伦敦避暑的,“比起塞浦路斯,伦敦的天气对他们来说太凉快了。”

“到了晚上,就特别难熬,”琦琦家住5楼,朝南,太阳从早晒到晚。那几天,琦琦只能把所有窗帘拉上,控制家里的温度,但晚上一到家,就像进了烤箱一般,“我有个小电扇,但根本不顶用,吹出来的风全是热的,晚上睡不好,在家吃了很多盒冰棍,用来降温。”

英国人家里普遍不装空调,琦琦想过买一台冷风扇,但每次想着就热那么几天,不用的时候还要占存储空间,就放弃了。据琦琦观察,最近商场里的电扇和空调销量倒是不错,很多人买电扇、空调回家。

这种高温天气不仅人受不了,她养的狗狗也吃不消,“超市里不能带狗进去,我就带狗狗去商场蹭空调。休息天到商场蹭空调的人比较多,工作日总体还好,原本很多人在家办公,这几天都去公司上班了,其实也是为了蹭空调。”

不过,这几天的气温已经降下去了。“希望高温天赶快过去吧,要不然真吃不消了。”

在伦敦生活了8年,今夏是私立学校教师兰兰经历的第一个酷暑。“过去,英国的夏天都挺凉爽,温度在25℃左右,最高也在30℃左右。”这个夏天却变得异常难耐,“7月16日还是27℃,第二天就攀升到了38℃”。

“英国大部分家庭都只能靠风扇降温。”兰兰刚生了二胎,突袭的高温让她对出生不足月的女儿多了一份担忧,“怕她熬不住,我每天都要给她洗澡降温。”

气温最高的那三四天,兰兰一家四口都不敢外出。“我们大部分时间会在一楼两个最凉快的房间里,全天都拉上窗帘,两台风扇一直吹。”兰兰说,自己和家人每天中午都要在浴室冲凉,早晚也要带孩子去花园里的小泳池戏水降温。

可即便这样,到了晚上,兰兰和家人依然会睡不着,“时不时被热醒,睡眠时间也比往常要少一两个小时。”

“我还在坐月子,高温带来的影响比其他人要少点。”兰兰说,这轮高温导致身边不少上班族都无法正常外出办公。“伦敦地铁的设计没有考虑到高温天气的影响,11条线路几乎都没有空调,坐地铁比蒸桑拿还热。”兰兰听说,7月18日和19日两天,伦敦部分地铁线路延迟和取消。

眼下,伦敦的高温“烤”验已按下暂停键,气温回落到25℃左右。只是,兰兰从天气预报中了解到,高温可能还会卷土重来。

担忧之余,兰兰和家人却至今仍没有安装空调的打算。“如果一年中,高温只有几天,依靠小泳池和风扇还是可以接受的。何况,使用空调本身就不环保。”在兰兰看来,这种极端高温天气的出现和人类行为息息相关,“如果这个问题不得到解决,恐怕以后高温极端天气的出现会更加频繁。”

“2018年来到利兹,这里是英国中部,英格兰北部,以往每年有点热的日子最多持续一周,今年热浪滚滚集中在7月18日、19日,高达38.39℃,虽然过了这两天气温又回归了正常,但我记忆犹新。”

20岁的朱文玥在7月18日这天经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她从利兹大学毕业了。英国时间14点,午后高温,顶着正毒辣的太阳,朱文玥和同学们齐聚礼堂。这一天,她穿着学士袍匆匆在室外阴凉处拍了一张背影留念,其余时间都躲在礼堂吹空调。

朱文玥开玩笑道:“我真的很有先见之明,也可能是我的小风扇非常可爱,以至于我和我的小风扇很受欢迎。”结束典礼后,和同学们去聚餐,朱文玥狂喝了4瓶冰水。

朱文玥又回忆:“因为前一天毕业典礼,大家玩得比较晚,19日是真真地被热醒的,我的房间还是向阳的,拉住的窗帘也抵挡不住那股热浪。”由于宿舍没有空调,已经毕业的她选择到图书馆蹭空调。路上想吃冰棒,发现冷饮店的货都被抢空了,她不停安慰自己:“忍忍就过去了。”

“建筑工地施工在那两天也都暂停了,我点外卖时,页面也会弹出提醒:高温天气,外卖送达会延时。

自从去年8月到法国巴黎读研以来,张蔚然第一次拿出了压箱底的短袖和吊带。巴黎气象部门表示,7月19日城区最高气温达到了41℃。当天张蔚然和男朋友从法国西部的海港城市布雷斯特返回巴黎。“海边的人特别多,前几天我还穿着冲锋衣外套,18日之后气温突然升高到40℃上下。”和布雷斯特一样,法国的许多西部城市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温。

返程途中,张蔚然在车上看到从公路一侧飘过来的成片浓烟。“本来以为是工厂,查了之后才知道是从西南部飘过来的,高温导致的森林大火。”高温也使今年薰衣草的花季提前,“7月15日薰衣草节的时候去看,花田已经被收割的差不多了。”

张蔚然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欧洲国家的空调普及率不高,最近一周她都是抱着电风扇过日子的。用冰格冻住的冰块放在室外,不到一分钟就化了。“还好上一个租客有电扇,男朋友说超市里的电扇货架都空了。”

每天早上,她都是被刺眼的太阳光晒醒的,“房间里压根不能待,地板都是滚烫的,吹过来的风是热的,像是被高温打了一巴掌。”张蔚然笑称,在广告课上有小组提出把国内的凉席卖到法国,她觉得这个想法非常有市场。

7月20日,张蔚然陪朋友去凯旋门附近参观,刨冰店成了街道上最受欢迎的店铺,而以往热闹的露天咖啡座无人问津,“排了十五分钟才轮到,排队的时候店家给了我一个小扇子……”不少小贩拿着装满冰块的水桶,把小瓶矿泉水浸在水桶里,以1欧元1瓶的价格高价销售,就这样还供不应求。

为了躲避高温,张蔚然的朋友们想出了各种蹭空调的办法,比如在办公室加班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在图书馆或是商场里坐一整天。由于用电量激增、能源紧张,巴黎等多个城市自7月中旬以来实施“开空调不敞门”的市政法规,如果开着空调还大敞着店门等行为将被罚款。“从冬天开始,电费就一直在上涨”,她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这段时间,留学巴黎的赵姝婷也是在蹭空调中度过的,她感叹,“室外就像烤箱一样。”

白天,她躲在有空调的学校教室内,可每天晚上7点的网球课逃不过,“从学校去上网球课,得坐40分钟的地铁,但地铁上没空调,特别闷热。” 赵姝婷说,高温导致巴黎部分地铁线路班次减少,平时四分钟一趟的地铁8号线分钟才来一趟。“晚高峰,车厢里挤满了人,密闭的空间里,汗水、香水等各种气味混杂在一起,又热又难闻,很难熬。”赵姝婷说,过去,巴黎的地铁车厢总能上得去,但最近,她第一次遭遇人多到塞不下的情况,“没挤上去,只能再多等12分钟。”

赵姝婷注意到,巴黎的地铁站里,出现了很多预防中暑的提示牌,“以前播放广告的电子屏,现在全都在提醒大家多喝水。”她听说,火车站也向游客免费发放冰镇矿泉水。

赵姝婷消耗冰块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咖啡、水、饮料,我现在都要加冰喝。冰箱里冻的一排21块冰,一天就能用完。”

张媛(化名)生活在瑞典哥德堡附近的一座小城,处于瑞典相对靠南的位置。今年夏天,她也遭遇了几天猝不及防的高温天气。

“前几天气温都超过30℃了。”她说,瑞典普遍没有装空调的习惯,她又怕热,就觉得这样的气温有些难熬。她刚刚当妈妈,宝宝已满百日,突然的燥热让孩子的脖子和腋下都有些泛红,给宝宝抹了PP霜,才稍有缓解。

不过对于常年经历阴雨和下雪天的北欧人来说,高温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这表示阳光灿烂。张媛发现,每到高温天气,瑞典人就会纷纷驱车赶往海边,享受难得的晒太阳时光。即便没有条件的,也要在自家阳台上晒晒太阳。

“越是高温,室外的人就越多。”她说,瑞典夏天的气温经常忽上忽下,前一天20多℃,第二天就变成了18℃,往常在这个时候夏季将进入尾声,北欧又将迎来漫长的冬季。

Carrie来意大利十年了,在一家博物馆工作,在她看来,今年是史上最热的夏天。虽然空调并不普及,新闻也偶有报道高温下的不幸死亡事件,但爱晒太阳的意大利人仍以相对积极的态度面对热浪。

除了睡觉没有空调,今年的高温对意大利人来说与以往没什么不同。这是因为正处夏假的七八月份是意大利的旅游旺季,不少人会选择去撒丁岛、卡普里岛等海滨城市晒太阳,或者去多洛米蒂山脉滑雪。还未放夏假的上班族,也会选择周末去度假。更平常地,他们就在街边点一杯冰啤酒,顺手买两支冰淇淋,继续在太阳下溜达。高温天出门时,Carrie一天至少买两个冰淇淋。面对难耐的高温,她觉得“喘口气都困难”,但不少当地人仍然偏爱露天的沿街座位。

Carrie提到,与往年相比,今年的高温给她带来的主要变化是电费的增加。在午后气温超40℃的佛罗伦萨,她尽量避免白天出门,依赖着24小时运转的空调。但由于受俄乌冲突的影响,意大利的煤气费、电费本身就有所上涨,全天候开启空调更加重了电费的负担:去年夏天,她每月的电费是150欧元左右(折合人民币约1033.77元),今年6月的电费则高达320欧元(折合人民币约2205.38元)。

“并不只是意大利,可能以后全球都会越来越热。”Carrie说,“我们需要保护环境,尽量减缓全球变暖。”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潘璐 刘俏言 钱橙计划通讯员 程富琳 俞盈盈

原标题:《商场电扇被抢空,留学生想把凉席卖到法国!多地华人:欧洲真的热爆了……》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