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荷德卢自驾]玛利亚广场上的教堂(2):在慕尼黑圣母教堂寻找魔鬼脚印

大家知道德国是16世纪早期马丁·路德领导宗教改革的故乡。天主教在15世纪曾是大多数德国人的信仰,但宗教改革改变了这个状况。1517年马丁· 路德看见基督教信仰的腐化,开始挑战天主教会。从此他改变了欧洲和世界历史,并创立了新教。

今天,传统上的天主教和新教的德国福音教会是德国两个最有影响的教会,当然也有一些东正教和犹太教等信徒。德国是个信仰自由的国家,目前在德国信仰各种宗教的总人数已大不及从前,许多德国人除了参加婚礼和葬礼外很少进教堂了。但在德国各地留存于世的古老天主教堂,仍在述说着那段或恢弘或悲催,或既恢弘又悲催的历史…….

在基督教堂的鼻祖欧洲,我逛过好几座圣母大教堂了:巴黎圣母院(3-【法国】拜谒巴黎圣母院)、佛罗伦萨的花之圣母大教堂(497-『意大利/佛罗伦萨』妩媚的花之圣母大教堂)、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zytjj.com/,欧冠奥莫尼亚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515-『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东方拜占庭建筑杰作:圣索菲亚大教堂),一座比一座气势恢宏。慕尼黑圣母教堂相比上述几座世界著名圣母教堂逊色许多,但她与巴黎圣母院一样,有自己独特的传说——魔鬼脚印,还有可谓是特立独行的教堂尖顶——“洋葱头”。

按照慕尼黑政府规定,老城的建筑高度不能高于圣母教堂99米的高度。这条限高令可见圣母教堂在慕尼黑唯我独尊的崇高地位,“慕尼黑穹顶”就是圣母教堂了。从玛利亚广场的新市政厅钟楼左看,前有金顶的玛利亚石柱;远方就是高耸“洋葱头”的圣母教堂了。你能想到嘛,这座灵魂式的地标却有着曲折艰难的建造历程,同时也成就了她的各种传奇……..

公元12世纪,此地就有一座罗马式老教堂,到了15世纪巴伐利亚公爵决定新建一座哥特式教堂,从1468年开始动工修建。但这项工程从一开始就资金匮乏,甚至建筑师将石材换成红砖。拖拖拉拉到了1479年还是被迫停工,当时的教皇西克斯图斯四世不得不批准当地的主教为建教堂开卖赎罪券。

也就在这捉襟见肘的时候,诞生了圣母教堂里最有趣的传说“魔鬼脚印”。当时没钱推进工程,公爵走投无路去向魔鬼求助。魔鬼要求建筑师必须按照它的要求盖教堂:在魔鬼站立的地方不能看到一扇窗户,否则就要夺走建筑师的灵魂。

这让建筑师吓破了胆,更伤透了脑筋。之后魔鬼在完工那天来教堂验收,他发现在他站的位置视觉里的确看不到任何一扇窗户,可是教堂内却非常明亮。

原来聪明的建筑师利用高大石柱挡住了魔鬼的视线,教堂的两侧还是开了窗户,使整个教堂依然通透明亮。魔鬼生气地跺脚离去,于是地上就留下了魔鬼的脚印。

我们在教堂里转了几圈,终于在这里找到了“魔鬼脚印”。我小心地将自己的脚放了上去,显然那是个男鬼,比我的脚丫大许多。直视远方,的确看不到窗子,但教堂内亮堂堂的!

教堂1494年算是基本完工,但因为没钱原本设计的哥特式双塔没做。到16世纪要建塔顶时,已是文艺复兴的天下,于是哥特式教堂上安上了个当时时髦、如今看似东正教堂球形穹顶的“洋葱头”。

对,在我不了解这座教堂历史之前我也以为这是座东正教堂。现在看来从建筑学的角度,如此塔顶的灵感有可能源自“洋葱头”的鼻祖——东方拜占庭的杰作圣索菲亚大教堂(515-『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东方拜占庭建筑杰作:圣索菲亚大教堂)。圣索菲亚大教堂内的壁画与雕像等都清晰地烙印了天主教与伊斯兰教不断纷争中挣扎的痕迹。而那个东方拜占庭式教堂巨大的圆顶之后被东正教改良成了“洋葱头”。

而从宗教溯源来讲,伊斯兰教、天主教、东正教、犹太教等最初都是同宗的,都信奉同一个上帝,只是称谓不同而已。尽管千年间分崩离析,但文化、艺术与建筑风格上还是有千丝万缕联系的。

在整个巴伐利亚州这是第一座“洋葱头”教堂建筑样式,后来就传开了,不少教堂都采取这样的模式。我之后在海德堡的内卡河畔,的确看到众多类似“洋葱头”的教堂尖顶。

教堂内慕尼黑文艺复兴后期著名雕刻家伊拉斯摩斯·格拉斯的圣徒作品,是教堂内艺术色彩最浓的作品之一。

这座教堂在一战被炸过,二战期间基本被毁,双塔中的一座被严重损毁,于1994年被复原。圣母大教堂长109米,宽40米,双塔高达99米,是慕尼黑的头号地标,从市内任何地方均可看到显眼的绿色“洋葱头”。重建后的教堂内装潢风格非常简洁,但哥特式的粗大立柱与斗拱门廊依然大气、肃穆。 教堂大厅里最醒目的地方就是高高悬挂的十字架上木雕耶稣像。

主祭坛一点没有上篇走访的玛利亚广场其他三座教堂:老彼得大教堂、慕尼黑圣灵大教堂和铁阿提纳教堂的主祭坛华美(687-[荷/德/卢自驾]玛利亚广场上的教堂(1):慕尼黑最古老的老彼得教堂及其他),这里只有一尊圣母雕像。圣母背后巨大的彩色玻璃上和墙壁绘制了大量的圣经故事。中世纪百姓识字的不多,教堂一般会透过玻璃彩窗画,雕像等传播福音。

喜欢这尊圣母像,好似她就是自己的亲人。天人合一,没有距离感,想必这也是上帝想传递给信徒的思想!

教堂内还有一个大型的墓葬,是出自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一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一共出过两位)路易四世的坟墓,墓葬下方的四个跪姿的骑士,分别象征着战争与和平。德国法西斯、希特勒在战争中的罪恶的确也需要当代德国人好好反思下!

这座已经有近六百年历史的红砖老教堂,看似依然牢固。走出教堂回望大门,感叹哥特式天主教堂建筑艺术的精湛,每一个细节都那么美!

教堂门外有一个小喷泉池。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有点空地很难得。但教堂太高大了,你看老公需要使劲仰着头拍,但教堂拍出来依然是畸变严重的。

远眺这个“城市穹顶”,不仅感概它曾凭借建筑师的智慧从魔鬼的魔爪下逃脱,曾从二战的废墟中重生,圣母大教堂屹立在这里的意义,应该在于它是历史的双面镜。不仅记录着历史,更将照亮美好的慕尼黑未来。

离圣母教堂不远处,有一座立面雕刻着众多维特尔斯巴赫王朝家族成员的雕像的教堂——圣弥额尔教堂。它也是慕尼黑的一座天主教堂。

由巴伐利亚公爵威廉五世建于1583年-1597年的耶稣会教堂,是阿尔卑斯山以北最大的文艺复兴式教堂。巨大的雕花穹顶非常气派!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